四川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潮流 > 正文内容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正文 063上门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四川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骄阳六月,暑气难耐。

    六月十一日,贺氏的生辰终于到了。

    一大早天方亮,端木府的女眷就纷纷起身,精心装扮,辰时便陆陆续续地抵达永禧堂给贺氏贺寿。

    今日的端木府角角落落都精心布置过,四周一片花团锦簇,与那廊下的灯笼、彩幡交相辉映,姹紫嫣红。

    各房的人到齐后,就按照辈分序齿一一给贺氏磕头行礼,献上了备好的贺礼,有首饰、有墨宝、有百寿图、有抹额鞋袜等女红……

    献礼的同时,不时有嬷嬷丫鬟凑趣说笑,屋子里一片语笑喧阗声,乍一眼看去,可谓子孙满堂,其乐融融。

    等快到巳时的时候,就有人来禀说,吏部尚书携夫人来了。

    宾客们开始陆续抵达。

    贺氏乃堂堂从一品户部尚书的夫人,这一次的寿宴虽然不是整寿,但端木府下了帖子,还是有不少人卖面子来了。

    今日由唐氏和四夫人任氏、五夫人倪氏负责迎接女眷,府里的姑娘们都陪着贺氏去了花厅,等候众位夫人和姑娘们的到来。

    至于端木宪和四个儿子,则一起去了前院的九思楼待客。

    “禀老太爷,赵侍郎已经进门了。”

    “禀老太爷,左都御史府的黎大人刚到仪门了。”

    “……”

    “禀老太爷,岑小公公来了。”

    几个小丫鬟来回地不时跑来九思楼禀话……直到听闻岑隐来了,端木宪原本冷静自持的神色总算有了细微的变化,嘴角微翘,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此刻,偌大的一楼正厅里已经坐了癫痫病会不会影响到孩子的生命呢?近二十人,也是目露异芒,心思浮动。

    端木宪霍地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尘土,喜形于色地笑道:“岑小公公来了,本官且去迎一迎。”

    不止是端木宪,厅堂里的官员们也都纷纷起身,你一言我一语地连声附和,他们跟随在端木宪的身后往厅外走去。

    正前方不远处,岑隐在大管事的恭迎下大步流星地进了院子。

    今日的岑隐穿着一身宝蓝色的常服,一头鸦羽般的青丝簪了一支白玉簪,白玉般的脸庞,精致如画的五官,乍一眼看去,就如同某个权贵人家的公子般,再细看,又感觉他周身释放着一种魅惑而又威仪的矛盾气质。

    “岑小公公大驾光临,舍下真是蓬荜生辉!”

    端木宪客气地对着岑隐揖了揖手,勉强压抑着飞扬的嘴角。

    他特意嘱咐贺氏给岑隐下了帖子,但是岑隐那边却一直没有回应,幸好岑隐终究是来了。

    今日是个好机会!若是有幸能得到岑隐为助力,那么首辅之位简直离自己就更近了一步,而其他觊觎首辅之位的人也得掂量掂量敢不敢与岑隐作对……

    想着,端木宪不由热血沸腾,眸生异彩。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与岑隐搭起话来,这个说他“英明神武,仪表堂堂”,那个说他“举荐了张承畴为幽州总兵,真是慧眼识人才”,另一个就吹捧说“英明神武,如孙武再世”……

    恭维声此起彼伏,竟是在庭院里站了好一会儿。

    这时,院外又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又恰逢一阵清风拂过,惊得一旁的一片槐树林中雀鸟惊飞。

    “我道为何喜鹊在枝头叫,”少年公子笑吟吟的声音紧接着传来,“原来是有贵客来此啊!”

    话语间,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公子迈入庭院中,一个穿蓝袍,一个着玄袍;一个笑容灿烂,一个漫不经心,两人容貌气质各异,皆是丰神俊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较好>
    “君世子!”

    端木宪立刻对着蓝袍少年也就是君然拱了拱手算是见礼,虽然简王没来,但简王世子赏光,端木宪也觉得脸上有光,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君然身旁的封炎时,却是微微蹙眉。

    他虽然也给安平长公主府下了帖子,却只是做做样子,这十几年来,也没见安平去谁家做客,倒是一时忘了封炎回京来了,更没想到他会来。

    “封公子。”端木宪不动声色,对着封炎也是颔首致意,接着又热络地招呼着宾客们进入九思楼中,心里有些担忧:若是皇帝得知今日封炎来此的事,会不会觉得他和安平长公主府走得太近了……早知道就不该下那封帖子。

    很快,众人就簇拥着端木宪和岑隐返回了九思楼中,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君然和封炎站在一棵茂盛的槐树下,并不急着进去。

    夏初的庭院中,一片黛绿嫣红,奇石嶙峋,角落里一丛六月雪开得正盛,彷如雪花满树,又似片片浮云,清雅可爱,阵阵夏风中,花香四溢,风光正好。

    “阿炎,这端木府景致不错啊!”君然一边摇着折扇,一边打量着庭院中的风景,没话找话。

    封炎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丛六月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他不说话,君然收起了折扇,试探地说道:“阿炎,这小白花有什么好看的?!”

    君然眨巴眨巴地看着封炎,一脸期盼地看着他。

    君然表面在问花,其实真正想问的是封炎到底为什么要拉他一起来端木府。

    本来难得他爹不在,他打算练完拳后,就去美滋滋地睡个回笼觉的,结果才刚躺下,就被封炎这家伙从榻上拉了起来,等他们俩到端木府门口时,他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来给端木太夫人“祝寿”的。

    天知道他根本就没带请帖过来,还是蹭着封炎这张帖子进来的。

  &n羊羔疯是什么原因导致的?bsp; 封炎总算从六月雪收回了视线,淡淡道:“这府中的风景确实不错。”说着,封炎已经大步朝栋挂着“九思楼”牌匾的厅堂走去。

    看着封炎的背影,君然倒也不沮丧,反而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就算封炎不说,自己也总会从他言行举止中看出些蛛丝马迹来。

    这么想来,这个无聊的拜寿宴似乎也没那么无趣……

    君然嘴角微翘,黑玉般的眼睛熠熠生辉,兴致勃勃地追了上去。

    宾客差不多已经到齐,众人便都移步上了二楼的席宴厅。

    二楼早已布置好了,四面的窗扇全开,摆好了一张张海棠雕漆桌椅,角落里摆着青花白地瓷大梅瓶和以七彩的玛瑙玉石打造的铜胎掐丝珐琅七宝蟠桃盆景,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在管事嬷嬷的示意下,穿着一式青蓝色衣裙的丫鬟们训练有素地陆续上着酒水、时新水果以及各式糕点。

    席宴厅中隐隐分成了两边,一边是那些官员围绕着端木宪和岑隐饮酒说笑,而另一边则是那些年轻的小辈们三三两两地各自成营……

    酒过三巡,客人们的脸上已经有了微醺,端木宪正想示意管事嬷嬷开席,就有一个小丫鬟“蹬蹬蹬”地上楼,匆匆地走到端木宪的身旁,禀道:“老太爷,四公主殿下和二姑娘想送太夫人一幅百寿图,就叫了诸位姑娘们一起去临波水阁写‘寿’字,四公主还提议说想请几位公子也一起去凑凑热闹,写几个‘寿’字,既吉利,又是一则美谈。”

    端木宪下意识地转头往东北边看去,这九思楼的东北边是一个小小湖,再过去就是府中的花园,后院的花厅正好隔着花园与九思楼遥遥相对,此刻,端木宪这么看去,已经能看到十来个年轻的少女自花厅的方向走来,珠光宝气,姹紫嫣红。

    “这个主意不错。”端木宪捋了捋胡须笑了,又把长孙端木珩招到近前,“珩哥儿,你带几位公子下去凑凑热闹,也顺便在花园里随便逛逛,省得陪着我们这群老家伙闷得慌。”

    同桌的数名官员都是连声附和,心跳加快,心里多是想着这可是让自家儿子有机会在四公主跟前露脸后天的癫痫遗传吗的大好机会啊!

    那些个少年公子本来也都是贪玩的年纪,对于长辈们说的那些官场往来的客套话根本就毫无兴趣,闻言,皆是喜笑颜开,纷纷站起身来,其中也包括封炎和君然。

    十来个年轻的公子哥在端木珩兄弟几个的引路下下了楼,然后从九思楼的一侧偏门而出,绕过那波光粼粼的小湖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六月中旬,小湖里的荷花吐蕾绽放,晨风送来阵阵荷香,沁人心脾,给这炎热的夏日添了丝丝清凉。

    往东北边绕过小湖,沿着一条鹅卵石小径往前走,再穿过一道小门,就是花园。

    前方的小湖边有一个面阔三间、进深七柱的偌大水阁,四面通风,一片透亮,水阁中已经摆了好一张偌大的红木雕花书案,姑娘们比这些公子早一步抵达,正三三两两地在其中说笑着,一个粉衣小姑娘正站在书案前,执笔而立,似乎是写“寿”字。

    风一吹,浓浓的墨香与姑娘们的脂粉香迎面吹来……

    “大哥!”

    水阁里传出一个清脆的女音,只见穿了一件桃红色绣遍地缠枝石榴花薄缎褙子的端木绮率先从阁中走出,朝端木珩等人走去,她腰间系的环佩随着她的走动摇曳生姿。

    端木绮落落大方地请端木珩以及那些公子进了水阁,那些公子纷纷上前给四公主涵星见了礼,原本空旷的水阁因为这十几个年轻公子的到来变得拥挤了不少。

    之后,公子姑娘们便是各自寒暄着,一片语笑喧阗声,唯有那站在红木雕花书案前的一道纤细娇小身影似是对周围的喧哗充耳不闻,全神贯注地执笔写着字,仿佛她此刻最重要的事就是写字。

    一笔接着一笔,不紧不慢,不急不忙,透着一种悠然自得的气息。

    封炎一眼就认出了这梳着两个圆滚滚的鬏鬏头、头上缠着红色玛瑙珠串的姑娘就是端木绯,眸光微闪。j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agm.com  四川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